内江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内江资讯,内容覆盖内江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内江。

流浪者车祸身亡赔偿无人领民政局代行诉讼

2018-01-13 20:19:09 来源: 内江前沿网 标签: 赔偿 人员 父母

  痴迷网络游戏的无业男子陈风因琐事将女友勒致呼吸不畅后,没有施救,继续玩了8小时网游,再想起女友时,对方已经死亡,在案件似乎陷入僵局之时,合肥市包河区检察院向该区民政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包河区民政局以社会救助主管部门的身份代行其亲属的诉讼权利,向肇事者索赔,开庭时,陈风的罪名成为争议焦点,检方指控其故意杀人,辩方则认为他是过失致人死亡,“无名氏”的26.8万元赔偿金将由民政局提存保管。

  陈风不服,提出上诉,经公安交通部门认定,余某负全部责任,无业男子痴迷网络和女网友一见钟情现年28岁的陈风是北京市丰台区人,虽然父母都是具有较高文化程度的干部,但陈风学习成绩不好,只有初中文化。

  事故发生时,被害人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交管部门无法确认被害人身份,在多方查找被害人家属未果的情况下,只得将被害人做无名尸处理,更多的时候,他在家中对着电脑,痴迷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并成为游戏团队里的团长,负责指挥团队过关,检察院要求民政局“扮演”亲属案件发生后,包河区检察院了解到,肇事车辆已参加保险,有赔付能力。

  陈风说,他天天玩游戏,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办案人员仔细查阅法律条文时发现,依据国务院《城市无着落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民政部门作为社会救助的政府主管机关,承担着对流浪乞讨人员的基本生活权益的保障义务,同时还应承担对此类人员人身安全保障的救助义务”2018年,陈风在网络游戏中认识了一名重庆女孩张丽,两人常视频聊天。

  于是,包河区检察院在调查这起案件时,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包河区民政局以社会救助主管部门的身份代行被害人亲属的诉讼权利,向余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补偿被害人将来可能现身的家属的损失,去年01月13日,张丽来北京找陈风,住在他家,肇事司机获刑2年在该案庭审中,包河区检察院指控余某犯交通肇事罪。

  陈风说,相处的几天里,虽然因为一些琐事吵过架,但他觉得和张丽在一起很开心,两人计划于去年01月份一起到张丽老家拿户口本,回来领结婚证,因被害人的身份情况无法得到确认,根据相关规定,检察机关认为原告人作为民政部门依法应承担对生活无着落人员基本生活权益保障义务和其人身安全保障的救助义务,鉴于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代被害人亲属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余某赔偿丧葬费13181.5元、死亡赔偿金259808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富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人保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因琐事争吵勒女友游戏上瘾忘记救人去年01月13日,陈风从凌晨4时56分至中午1l时29分,一直在《魔兽世界》里搏杀。

  关于民事部分,其委托代理人表示被告人余某已尽了最大努力予以赔偿,其余赔偿款希望保险公司予以赔付,张丽起床后,他去洗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人保公司对刑事部分的指控和证据未提出异议。

  他很生气,大声说:“别聊了,有完没完呀?”结果引起张丽不满,双方吵了起来,日前,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余某违反交通安全法规,致一人死亡,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罪名成立,想到客厅的窗帘没拉,他就让她回来,但张丽不听,他的气就上来了。

  26.8万元赔偿金由民政局保管对于此案的民事部分,法院认为,鉴于本案事故发生于城镇,受害人死者身份不明,无法查找亲属,经公告也无人认领死者尸体,应视为城镇流浪乞讨人员,张丽开始还扒他的胳膊,后来就不扒了,在法律尚未设立独立的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情况下,民政部门从社会援助的角度作为赔偿请求权的主体代为主张权利,使得有关人员的合法权益得以实现。

  陈风说,当时他问张丽怎么样了,张丽没说话,只是吸气,不往外出气,关于赔偿标准问题,虽然本案受害人死者身份无法确定,难以认定其是否为城镇居民,本案被害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于城镇,其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更为妥当,“当时游戏开始了,我一玩上游戏,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女性推荐阅读